1000-125.jpg插图

外媒述评:美国疫情玉成球经济最大要挟

参考消息网7月24日报导外媒称,在美国长达10年的经济扩大行将结束的2018年,由减税和政府支出政策带来的额外现金在国内外市场中活动,正是美国推动了世界经济的前行。但是,如果说当时美国的政策是推动世界向高处走,那现在美国的政策就是在要挟拖累全部世界;美国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糟应对,已成为全球经济延续复苏的最大风险。

美国拖累世界

据路透社华盛顿7月20日报导,从墨西哥到日本的各国官员们都惴惴不安。德国出口已然受创,加拿大也在谨慎观望其南方邻国的情势,知道1旦美国经济进1步受损,影响无疑将会分散。

“未来数月乃至数年,全球的日子都会不好过,特别让人担心的是,新冠病例数字还在上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评估美国经济时提到,贫困加重致使的“社会动荡”是经济增长面临的风险之1。

IMF称:“未来的风险是,很大1部份美国人口将不能不在接下来的数年里应对骤降的生活水平和严重的经济困难。这可能进1步削弱需求,加重经济增长所面临的长时间阻力。”

报导称,美国当前的情势非常严峻。4月和5月,美国政府许诺通过1系列限制措施遏制疫情,并投入约3万亿美元(1美元约合人民币6.99元——本网注)支持经济。这些举措很快就要到期,而新冠感染病例数量目前还在延续飙升。美国有超过360万新冠感染病例,死亡病例也高达14万。

与此同时,在全球其他地区的人们已将戴口罩视为必要之举的时候,美国人在这1问题上仍存在分歧。随着得克萨斯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等1些关键州重新实行限制措施,分析师指出,美国经济复苏可能堕入停滞。

德日大失所望

报导指出,对其他主要经济体而言,在本身苦于应对疫情及相干经济影响之际,美国的情势为它们带来了额外的负担。

美国经济在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中约占4分之1。美国疫情酿成的就业岗位流失将致使消费者支出减少,从而致使进口下滑;企业经营状态不佳将致使装备投资下滑或减少库存,而这些装备及库存通常是在美国之外的地方生产。美国今年1至5月进口下滑超过13%,也就是大约1760亿美元。

报导称,德国被认为是控制疫情措施最有效的国家之1,5月德国对美出口较去年同期锐减36%。分析师认为,情况改良的可能性不高,由于1至6月美国汽车销量较去年同期下滑近24%。

“真是使人大失所望。”德国智库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加布里尔·费尔贝迈尔近期接受德国广播电台专访时表示。他说,美国感染人数激增其实不在本来的预期当中。

报导还称,日本经济复苏的速度被认为与美国能否成功控制疫情直接相干。日本第1生命经济研究所主任研究员熊野英生表示:“如果美国未能禁止疫情蔓延,日本的复苏将被严重推后,亚洲各国对美国的出口也不会增长。”

邻国悲观不已

报导指出,IMF预测美国GDP今年将萎缩6.6%,与许多分析师的预测1致。

加拿大央行的预测更加悲观,认为美国GDP将同比萎缩8.1%。鉴于美国公共健康情势恶化,该预测已被下调过1次。如果预测值进1步下调将直接打击加拿大经济,后者约4分之3的出口都输往美国。

报导称,美国南边的墨西哥单日新增新冠病例也屡创新高,但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常常把批评政府举措的人士的注意力转移至美国的感染数据上面。

洛佩斯7月初冒险造访美国总统特朗普,宣称这对经济而言是必要之举。根据预测,墨西哥经济今年可能萎缩10%或以上。

报导称,洛佩斯希望7月1日生效的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议能够刺激商业及投资,但对经济前景的悲观情绪延续升温。

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资深经济学家伊丽莎白·克罗夫特说:“就美国人失业或收入降落的程度来看,经济正面临下行压力……这也会对全球消费能力造成影响。”该机构最近公布的全球消费者信心指数创历史最大降幅。

1000-125.jpg插图

7月22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1处新冠病毒检测点,人们填写表格。新华社/美联

1000-330.jpg插图

疫情之下墨西哥总统宣布访美 引发国内外舆论广泛争议

墨西哥总统洛佩斯高调宣布出访美国,这趟行程不但将是他就任总统后首度访美,也是其任期内的第1次出国访问。但是,这次外事活动恰逢美墨两国正遭受疫情冲击和经济衰退的非常时期,由此引发国内外舆论的广泛争议。

1000-330.jpg插图

虽然美墨关系近期有所转暖,但很多专家认为洛佩斯此行是在给特朗普“送人头”,1不谨慎就会成为后者的“助选道具”。另外一方面,有人担心这位墨西哥总统平素不重视卫生防疫,此次还执意搭乘民航客机出行,在严峻的新冠疫情期间无疑是在平增公共卫生隐患。

乘坐民航客机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6月30日报导,墨西哥总统洛佩斯29日对媒体证实(如图),总统代表团此即将乘坐民航客机。不过路透社称,代表团此行难免经历波折:受疫情影响,两国首都目前不通直航,1行人中途还得转机。在很多外交官员看来,洛佩斯此行对政府而言可谓“挑战”,仅确保人员安全、通讯装备的保密等工作就足够让人头疼。

美国《商业内幕》杂志称,墨西哥前总统涅托曾斥资2亿多美元打造豪华的波音787私人专机,而提倡简朴、反对腐败的洛佩斯早在参选时就曾屡次批评前任的浪费浪费,就职后曾尝试卖掉这架专机,但至今也没找到人“接盘”。在国内差旅活动中,洛佩斯1直恪守许诺,坚持乘民航出行,但经常被批评人士讥讽为做秀。《华盛顿邮报》称,洛佩斯此举确切常常招来麻烦:比如,总统现身机场难免引发众人围观,干扰公共秩序;同乘的旅客也会“压力山东大学”,之前有1家人坚决不与他同乘飞机,缘由是担心该航班会被政敌当做“靶子”。

截至目前,墨西哥政府还没有流露总统的具体行程安排,但可以肯定代表团中将包括墨西哥外交部长埃布拉德、经济部长马尔克斯及总统办公室主任罗莫等政要。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表示他期待将“很快”在华盛顿接见洛佩斯,但白宫方面还没有敲定相干细节。

“我可不是去‘卖国’的”

在本周1的新闻发布会上,洛佩斯着力强调此行与美国行将到来的大选不存在关联,仅仅是为见证《美墨加3国协议》7月1日的正式启动。他乃至表示:“此次赴美我问心无愧,我可不是去‘卖国’的。我们完全可以在确保独立、主权完全和尊严的条件下,与美国建立睦邻友好关系。”洛佩斯认为,该协议将为墨西哥带来更多投资、催生更多就业,从而帮助墨西哥恢复经济。

特朗普曾多次对墨西哥边疆安全、毒品走私等问题发表过激言论、制定反移民政策,还修建美墨隔离墙,为此墨西哥民间对他的反感情绪极其强烈。近日民调显示,该国有68%的民众对他持负面看法。因此,洛佩斯的访美计划在国内招致很多尖锐的质疑。

在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阿卡特兰高等教育学院研究员爱德华多·罗萨莱斯看来,特朗普支持率受抗击疫情不力、种族轻视、经济衰退等方面的影响,已出现下滑趋势,特朗普希望促进洛佩斯出访,极可能会借此宣称已让墨西哥俯首称臣。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美国-墨西哥研究中心负责人拉斐尔也表示,洛佩斯此行对墨西哥的“意义为零”,很容易沦为特朗普拉拢拉美裔选民的“助选道具”。

美墨关系确切有所“转暖”:据美国《国会山报》称,虽然特朗普在2016年对墨西哥骂得最凶,但近期已很少对后者“挑刺”;疫情期间,美国还向墨西哥提供呼吸机,得到后者的由衷感谢。近日,两国元首更是互以“朋友”相称,上演“商业互吹”。

“两个不戴口罩的人”

截至6月底,墨西哥全国确诊病例超22万例、死亡2.7万余人,是全球第7大疫情重灾区。洛佩斯政府对疫情应对不力,已直接致使其支持率下滑。洛佩斯此行的另外一个主要争议点在于潜伏的公共卫生隐患。在媒体看来,两国领导人对新冠疫情的重视程度都远远不够,比如2人在公众场合历来不佩戴口罩。值此特殊时期还安排会晤,容易令公众对疫情放松警惕。

美国彭博社援用批评人士意见称:“两个不戴口罩的人会面的场景,恰恰反应出他们对各自民众的不负责态度。”而相比特朗普,洛佩斯更加“头铁”——即使他的内阁成员中都已出现多个确诊病例,他也表示不会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在社交媒体上,有人讽刺道:“要是见面后双双感染,那就很为难了。”

(环球时报)